首页

商标争夺战未了 “江小白”正寻求最高法再审

张晓晖2019-04-03 18:4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188bet官网网 记者 张晓晖 七年前的一纸《定制产品销售合同》,令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酒业”)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两次对簿公堂。最终,江小白酒业拥有的其中一个“江小白”商标(第10325554号)被判无效。

为此,2019年3月30日深夜,江小白酒业发出声明,称自2011年起,我司在中国已经注册百余件“江小白”商标,依法可继续使用,所有江小白产品均正常销售。同时承认名下注册的10325554号“江小白”暂时无效。

消息一出,业界哗然。

酒仙网董事长郝海峰评论称:“地球人都知道,江小白是陶石泉(创办)的”;1919酒类直供董事长杨陵江说:如果江小白之父陶石泉先生,及其公司失去江小白商标,这将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最失败的一笔!只会极大纵容投机!

一审胜诉二审败诉

时间还得追溯至七年之前。

2012年2月20日,陶石泉与江津酒厂达成了一份合《定制产品销售合同》。

合同约定:江津酒厂负责生产,陶石泉一方对于定制产品采取独家专销,不得对第三方客户销售;陶石泉一方负责产品概念的创意、产品的包装设计、广告宣传的策划和实施、产品的二级经销渠道招商和维护。其产品概念、包装设计、广告图案、广告用语、市场推广策划方案,江津酒厂一方应予以尊重,未经授权不得用于直接销售或者其它客户销售的产品上使用。

江津酒厂的签约方是其子公司重庆市江津区糖酒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江津糖酒公司”),陶石泉签约方是其控制的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新蓝图公司”)。但是,该《定制产品销售合同》并未约定商标等知识产权的归属,这也为日后的商标争夺战埋下了隐患。

江小白是一个新锐的年轻化白酒品牌,创始人陶石泉倾其心血,于2012年在白酒市场上推出“我是江小白,生活很简单”小瓶装125毫升的光瓶小酒“江小白”之后,江小白一炮而红,深受年轻消费者喜爱。

但此时,江津酒厂与陶石泉之间却出现裂痕。

江津酒厂希望从陶石泉处获得江小白的商标,陶石泉不同意,江津酒厂停止向新蓝图公司供货,双方代工合作关系破裂。

新蓝图公司于2012年11月20日,开始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江小白”商标(后转让给江小白酒业),江津酒厂一直对新蓝图公司注册“江小白”商标提出异议,虽然江津酒厂的异议和异议复审相继失败,但在时间上,直到2016年2月14日,江小白酒业才注册了“江小白”商标。

在江津酒厂停止供货之后,陶石泉收购了重庆帅星酒业有限公司(重庆江记酒庄的前身)继续生产江小白。

短短四五年时间,江小白一路高歌猛进,现在的生产方——江记酒庄的产能已经超过江津酒厂,产能突破10万吨,江记酒庄的一期、二期已经完成建设,三期项目还在建设之中。

2016年5月,江津酒厂在两次异议(异议和异议复审)失败之后,对江小白商标提请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称江小白是江津酒厂生产在先,新蓝图公司只是经销商。

关于这一点,江小白酒业提交的证据是:江津糖酒公司与新蓝图公司并非经销商关系,而是贴牌加工关系。根据双方签订协议,新蓝图公司对江小白产品具有排他性,江小白产品的概念、包装设计、广告图案、广告用语,未经授权,不得用于江津酒厂的其他产品上使用。

随后,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开始对江小白商标是否无效进行评审。

这里面有个细节是:2016年江小白商标无效裁定评审过程中,评审委向江小白寄送的答辩通知却被退回——根据评审规则,江小白有三个月的答辩权利。

江小白酒业副总刘鹏表示,江小白酒业因为规模扩大,办公地址从重庆南岸区迁移至渝北区,公司迁址之后没有及时收到上述评审委寄出的答辩通知,因此江小白酒业在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最终,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裁定:江小白商标(10325554号)无效。

江小白酒业不服,将国家工商局评审委和江津酒厂起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年12月25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判决:撤销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作出的(商评字【2016】第117088号)关于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

这是一审判决,江小白酒业胜出。

一审判决之后,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和江津酒厂不服,此案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出现逆转。

2018年11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此案作出的一审判决。

二审判决为终审判决,江小白酒业败诉。

行业声援陶石泉

2019年4月3日,188bet官网网记者多次打电话和发短信给江津酒厂董事长李树明,尝试向其询问对江小白商标案件的看法,以及江津酒厂是否会在未来某个时间生产江小白,李树明方面没有回应。

江小白酒业方继续声明,公司对“江小白”商标拥有所有权,无效只是其中一个商标,公司的生产销售正常。

除此之外,江小白酒业在声明中还表示:我司绝不允许任何第三方实施涉嫌损害“江小白”品牌权利、损毁“江小白”品牌认知,影响消费者信赖的行为,并将依法维护我司于“江小白”品牌之上的一切合法权益。

二审判决之后,江小白陷入商标门的纷争,迅速成为白酒行业的热点。

知名的酒类流通企业1919公司(阿里巴巴出资20亿元为其第二大股东)专门就江小白商标事件刊发声明:1919认为,“江小白”品牌系由陶石泉先生及其带领的江小白酒业集团所培育、运营至今,日渐成长,广为人知,乃不争之事实。1919将保持并提升与江小白系列品牌及产品的合作,拒绝其他任何仿冒江小白的厂家和产品。

贵州省白酒专家李小兵则公开表示:“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行业来说,优秀企业家是最为宝贵的财富。陶石泉先生开创江小白品牌,证明他是优秀企业家,陶石泉先生远比江小白品牌更有价值。”

经过七年的高速发展,江小白酒业旗下的江记酒庄已经是重庆最大的纯粮酿酒企业,也是江津地区纳税第二大企业,2018年上缴税金额达到5亿元。据悉,江小白的营业收入接近20亿元,已经成为一家中等规模白酒企业。

目前江小白已经成为一家高粱育种、生态农业种植、技术研发、酿造蒸馏、分装生产、品牌管理、市场销售、现代物流和电子商务一体的、拥有完整产业链布局的综合性酒业公司。

江小白旗下现有“江记酒庄”和“驴溪酒厂”两家粮食酒酿造企业,其中江记酒庄的纯粮酿酒规模居重庆第一,已进入小曲清香型白酒的全国前列。

江小白酒业副总刘鹏表示,此案正在寻求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程序。

资本市场部记者
从事新闻行业超过12年,专注于时政、公司新闻报道,擅长采访、调查、取证和突破。2006年起在188bet官网报华东新闻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驻重庆,负责西南地区新闻报道。常驻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