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杯咖啡如何吸取宇宙能量?雀巢云南方略复盘

范黎波2019-06-22 11:0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范黎波/文

企业最大的敌人是什么?

如果从哲学角度看这个问题,答案毫无疑问是时间。

比尔盖茨曾说过:“一个优秀的公司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但纵观全球,总有一些企业能够经受住时间考验。究竟是什么使这些公司保持基业长青,经受百年风雨仍生机盎然?尽管,与之相关的精彩故事总会成为商业头条的座上宾。但细细拆解背后的奥秘,探寻这些企业从哪里来,走过哪些路径,我们认为在当下仍具有现实意义。

首先进入我们视野的是全球最大食品饮料企业,来自瑞士日内瓦湖畔韦威小镇的雀巢。作为旗下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之一,上世纪80年代,雀巢咖啡落地中国。这在当年,这既是一个冒险的决策,更是一个戏剧性的开始。因为中国是一个典型的“茶文化”国家。

作为一家百年跨国企业,雀巢为何放弃原料进口而要手把手教农民种咖啡?30年时间过去,雀巢当年播种下的种子如今收获了什么? ——编者

20世纪80年代,雀巢开启中国之旅。在中国开放市场的当年,可口可乐带来了一个绝密配方,大众汽车带来一张技术图纸。雀巢却要建设一个本土化的从农场到市场的全产业链经营体系。

1988年,雀巢在云南普洱和西双版纳地区建设咖啡种植基地。云南的气候环境与哥伦比亚很相似,适合阿拉比卡(小粒种)咖啡种植。确定推广咖啡种植时,云南的咖啡种植规模约等于零。如今,这里已经成为雀巢重要的咖啡豆供应基地。

2014年,云南省官方统计的咖啡种植面积为183万亩,比2010年的64万亩增长了3倍,产量11.8万吨,比2010年的4.9万吨增长了2倍多。

无论是种植面积还是产量,云南咖啡现在均占全国咖啡99%以上,位居云南出口创汇产品第三位,仅次于蔬菜和烟草。

栖枝云南

1988年,雀巢与广东东莞糖业烟酒公司合资成立东莞(雀巢)有限公司,1992年投产运营。但合资公司运营初期,咖啡豆供应问题频发。

彼时的中国,适合咖啡种植的区域主要有云南、海南和广东,最终进行规模咖啡种植基地的只有云南。云南省的普洱市为高纬度、南亚热带山地湿润季风气候为主的高原气候区,与咖啡种植地区哥伦比亚同处一个纬度,适宜阿拉比卡(小粒种)咖啡的种植。

为减少对进口咖啡豆的依赖,雀巢与当时的思茅地区行署、如今的云南省普洱市政府签订了长达十年的咖啡种植合作协议(下简称“协议”)。

初入普洱时,当地经济落后,农民平均教育年限仅为1.7年,贴在他们身上的标签只有两个:“茶”和“贫困”。

当时多数的农民对咖啡种植一无所知,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咖啡树种植三年才结出果实,风险大且成本高;第二,改种咖啡,对土地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和财力进行修整。雀巢通过与政府签署协议的方式获得农民信任,并艰难说服他们转向咖啡种植。协议也具体规定从第一个采购年份开始,合资公司每年采购的数量、价格、质量、付款方式、物流方式等。

但在咖啡种植最初推广阶段,农民的许多做法存在问题。例如农民把咖啡种植在肥力很差、有霜冻出现的区域;农民按照当地世代种玉米和茶的方式清理地面,但咖啡树与茶不同,在生长过程中需要树木植物20%-30%的荫蔽度。为此,雀巢的农艺师要一户户说服农民在田间栽种树木。

除去技术问题,种植咖啡成本高昂,包括咖啡苗、肥料、农药以及所需用水费用,收获时农户还需支付初加工咖啡豆所需的机器费用。此外,咖啡种植通常前三年没有产出,第四年才能结出咖啡豆,之后每年收获一次。为此,合资公司同意支付种植农户相关贷款利息,对种植农户的咖啡种植土地开垦承担一定费用,为种植农户提供三年(从种植咖啡到首次收获)肥料免息贷款支持。

但由于技术匮乏和管理缺失,到第三个收购年,普洱咖啡豆供应仅完成原计划的十分之一,也没有达到合资公司的质量预期。合资公司生产所需的咖啡豆仍依赖进口。

摆在雀巢面前两条路:继续保持咖啡豆进口;或者派驻技术专家对农户进行技术援助,引导和帮助当地种植高质量咖啡豆,并形成规模。

雀巢最终选择了后者。需要指出,云南咖啡种植基地和西方产业资本控制的大农场不同,这里是由若干高度分散、家庭主导的小农户组成,彼此之间并未形成有效的合作组织。在这一过程中,雀巢需要和政府保持协调机制,为工作的协调和开展奠定基础。从起步阶段的12家农户,到2002年200多家咖啡种植农户雀巢在云南的规模化直接采购咖啡豆才真正开始。

技术支持与采购

成立于1992年的雀巢农艺服务部(下称“农艺部”)是云南咖啡种植发展的核心部门,在技术培训和援助方面实行免费、无差别政策。而面向咖啡种植农户的培训资料,以图片为主便于理解。最开始,雀巢请政府帮忙组织咖啡普及知识的培训,把各个县的人集中到思茅听课。

除了咖啡种植教育,农艺部还帮助农民作规划,提供各个种植区的产量预测,为大中小规模的咖啡种植农民提供成本核算,通过印发相关咖啡种植、加工及市场价格信息资料,教农民上网查看洲际交易所的咖啡期货报价。

此外,雀巢还和当地农业部门合作培育种苗。据官方记录,2000年实验种植了23个小粒种咖啡品种,挑选最好的品种进行杂交,挑选最好的2个品种进行种子培育;2007年种植了11个新的杂交品种,通过咖啡种子以优惠价格提供给农户。

农艺部思茅咖啡采购站负责在云南的咖啡豆收购,采取直接从咖啡种植农户收购的方式,不与任何个人或组织签订事先收购合同,每个咖啡种植农户在雀巢都有档案登记。在普洱,雀巢99.5%的供应商是农户;80%的咖啡豆供应商是种植面积小于3公顷(低于50亩)的小农户。农户种植咖啡的规模悬殊很大,多的有6000亩种植园,小的只有8棵咖啡树,最高的采购量为514吨,最低的只有几千克。

农户会将自己种植的咖啡鲜果先自行脱皮初加工,然后把经过脱壳加工的咖啡豆送到采购站。雀巢将大供应公司和小农户分成两个通道进行采购,通过分流采购通道提高效率与公平。在通过水分、缺陷率和杯品的测试后,合格咖啡得以入库。

咖啡种植4C认证

在普洱咖啡种植基地,雀巢还推动了 4C认证(CommonCodefortheCoffeeCommunity)。4C认证包括社会、环境及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涉及咖啡种植、加工等供应链各环节。需要指出,4C认证并不涉及咖啡豆本身的质量,进入贸易环节也没有4C的标签。

2012年开始,咖啡专家对与公司有长期合作关系的咖农和咖啡公司开展有关4C的免费培训,给咖农做详细的上门培训,如电线摆放、咖啡豆生产环节的废弃物和污水处理、厕所卫生条件、农药安全放置等。

为鼓励农户参加认证,通过4C认证的咖啡采购价格比普通的要高出0.27元/公斤。但4C认证并非一劳永逸,每隔三年需重新认证或不定期附加认证审核。4C的执行是一个不间断持续改进的过程,它要求咖啡供应链从农田到餐桌的每一个环节可追溯、可持续。此轮培训在以往要求的基础上着重收获后实践管理,包括有效用水和安全存储咖啡等。

雀巢咖啡农业服务部经理孔赞龙表示:“4C的重新认证比第一次认证要求更加严格,它要求成员们在三年内必须有所改变,意味着成员们满足于现状或者降低标准将被淘汰。”

未来与挑战

在雀巢进入该地区20多年后,云南从一个传统的种茶区,又发展获利可观的优质小粒种咖啡豆产地。目前,云南咖啡产量占中国总产量98.8%,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豆种植基地,其中普洱咖啡产量占云南总产量60%。雀巢已然成为云南咖啡豆稳定公平的采购商。

但不能因此认为雀巢在云南具有压倒性优势,它的采购量目前只占到普洱地区咖啡豆(米)产量的三分之一。这一模式已经受到雀巢竞争者们的强力挑战,星巴克、沃尔等国际咖啡企业也已经长期入驻普洱展开经营合作。

与此同时,随着跨国公司供应链愈发成熟,除了食品安全,人们更关心为他们生产食品原料和最终产品人的生活状况。面对风险大且成本高的咖啡种植,雀巢如何协同政府,调动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农民的积极性,如何利用产业资本增加农民收入?这些都是雀巢正在面临的挑战。

(本文有删节,全文详见“底层设计师”公众号,作者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商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