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色小镇”怎么建?国家发改委官员:正研究制定规范化标准,既纠偏更激励先进

董瑞强2019-06-22 13:5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188bet官网网 记者 董瑞强 目前,全国各地特色小镇建设仍在稳步推进,它已成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载体。

6月22日上午,由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办的“2019全国企业家活动日暨中国企业家年会”在广西北海市举行。

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城乡融合发展处处长刘春雨上在此次企业家论坛上表示,“今年下半年,可能还要再推广第二轮全国特色小镇典型经验。我们正在研究制定有利于引导特色小镇发展规范化的标准和地方标准,为创建更多的精品小镇,产生更多的典型经验提供制度土壤。”

他同时表示,国家发改委将继续发挥政府与金融机构的作用,对一些高质量的特色小镇给予财政、金融和土地等政策支持,有效缓解特色小镇在建设前期资金压力比较大、土地指标供给不到位的问题,整体上在规范纠偏的同时,激励先进。

刘春雨说,从市县层面看,要把企业作为特色小镇发展的主力军,可引入央企,也可使用国企,但更多是鼓励引入大型民企建设,这样企业就可扩大有效投资,更多彰显小镇特征特色。同时,地方政府要解决概念泛发问题,防止把不符合内涵标准的项目冠名为特色小镇。

特色小镇是一个新生事物,是指在一个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由一个企业牵头打造或是若干个企业共同打造,形成的可称之为产业园区升级版。

刘春雨认为,要把握好小镇功能定位,首先要把特色小镇的发展放在整个中国发展大势的宏观上去考虑。当前最重要的是要在新发展理念引领下加快畅通经济循环,经济增长需要载体和平台支撑,而特色小镇就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载体。

特色小镇:一个药方、良方

到目前为止,特色小镇所呈现的功能有哪些?

据刘春雨介绍,特色小镇的首要功能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平台,有利于提高经济效率和供给质量,节约成本。特色小镇是一般着眼于做精做强最有基础、最具特色、最有潜力的产业,促进产业链、人才链、创新链这些要素耦合,促进新旧动能转换。这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解中国无效供给过多、有效供给不足的一个平台。

他告诉188bet官网网,“如果特色小镇发展得好,就有望成为一个经济平台,既可为应对中美经贸摩擦提供一个有效的砝码,也可为缓解中国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提供一个药方、良方,同时还有望成为城镇化建设的新空间、城乡融合发展的新支点和传统文化传承保护的新平台。”

“与此同时,小镇的发展也有利于优化产业的空间布局。特色小镇具有非镇非区属性,面积很小、很灵活,就几平方公里的一个小空间,里面集聚特色产业、高端要素,可布局方式可更加创新、更为多样。”刘春雨指出,在城乡融合发展大趋势下,特色小镇是城镇体系的重要补充和农业人口转向市民化的平台,比如江苏苏绣小镇,吸纳了近万人农业转移人口就业,如果900个特色小镇都发展成这样,基本可吸纳近千万人口在里面就业和生活。

刘春雨预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城市要素下乡发展、市民下乡消费会越来越多出现,关键是乡村要有能承接住这些城市要素、城市企业和市民下乡消费的能力。“如果一个小镇建好了,在城乡之间或是在乡村里,有较好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生态环境,就有望成为城乡要素配置、产业发展和市民下乡消费的一个新的支点,这是未来显而易见的趋势。”

此外,特色小镇也是传统文化保护的载体。“以小镇作为载体和空间,推动传统文化创新性、保护、成果转化,既可把这些非遗实现传承,又能给小镇发展注入好的文化内涵和灵魂。”他说。

“既要引导,也要呵护”

在刘春雨看来,推广特色小镇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既需要去引导他健康发展,同时也要呵护。

他说,“目前来看,浙江发展得早,已建成了一些比较好的特色小镇,但其他地区尤其是西部地区,包括广西总体上特色小镇还处在创建培育阶段,不可避免存在一些发展的问题和成长的烦恼。所以在这个阶段就要有足够耐心,不能以浙江最成熟特色小镇的成效来衡量中西部地区目前阶段的小镇。”

刘春雨介绍,这3年,特色小镇在全国比较火热,很多地区建立了多部门协同推进机制,明确了创建特色小镇的数量、政策框架以及制度安排,也有很多地区不断探索政府与市场的作用边界。

他认为,政府主要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要制定规划政策,搭建发展平台,提供公共服务,强化空间监管。在此前提下,引导各类市场主体、各类资金积极参与。总体看,2016年以来涌现出的一批特色小镇,对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发挥了积极作用。不过,也出现了偏差和问题。

刘春雨坦言,第一个问题是数量过多,有的名不副实:一是缺失投资主体的虚拟小镇,没有企业在小镇里投资发展建设,这些小镇影响了全国特色小镇发展好的社会环境和营商氛围,引起了认识混乱和大量负面舆论;二是质量不高,特色不显,同质化竞争明显。

对此,国家发改委专门出台引导性文件和纠偏性的文件,召开全国性会议,对特色小镇建设发展进行规范。

据刘春雨讲,早在2016年10月,国家发改委就发现了命名混乱的问题,提出9方面发展路径和思路,出台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建设的意见,要求准确把握特色小镇内涵,遵循发展规律,有效推进三城融合,防止破坏生态等。

“此外,我们还印发了关于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高质量发展的通知,从正反两面建立起典型引路和规范纠偏机制,这是一种新尝试,一方面要鼓励引导和支持好的小镇加快发展,另一方面要鞭策后进,对一些不太符合要求的小镇加强整改和纠偏。”他告诉记者。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召开了“2019全国特色小镇现场会”,推广首轮全国特色小镇典型经验,包括江苏苏绣小镇等。同时也进行了整改,省级小镇里淘汰整改了70个。

既要规范纠偏,更要激励先进

未来,怎样才能有保有压打造高质量特色小镇?

在刘春雨看来,目前要特别注意的是防止特色小镇从三年前一哄而上的过热态势,又一下转变成未来一哄而散的过冷的态势。

他透露,国家发改委还将继续会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以及各地方政府共同努力,发挥政府与金融机构的作用,对一些高质量的特色小镇给予财政、金融和土地等政策支持,有效缓解特色小镇在建设前期资金压力比较大、土地指标供给不到位的问题。

刘春雨表示,下一阶段,国家发改委将组织好各地区各部门严格落实特色小镇相关的政策性文件,高质量推进特色小镇建设。

一是压实各有关部门责任。国家发改委将继续加强统筹协调和督促指导,推动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强化规范和监管。

二是压实各级责任。省级负责省级特色小镇支持与规范,省级政府要建立一个部门协同机制。之前有些省各自为政现象较突出,省政府要组织好,由省发改委牵头组织,统一行动、指挥,统筹好先进制造、农业、能源、信息、科创、文旅体育等小镇发展,避免行业主管部门各自为政。

三是持续开展典型引路。刘春雨透露,今年下半年,可能还要再推广全国第二轮典型经验,挖掘经验。“我们正在研究制定有利于引导特色小镇发展规范化的标准和地方标准,为创建更多的精品小镇,产生更多的典型经验提供制度土壤。”

四是适度进行政策激励。特色小镇建设的核心措施现在是规范纠偏和典型引路两手抓,但当前存在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硬的是规范纠偏,软的是典型引路,目前缺乏足够的起激励作用的支持政策。所以要在规范纠偏的同时,对一些高质量的特色小镇给予政策支持。

大环保新闻部记者
关注国家工业、环保领域产业政策,重点关注钢铁行业、电商、环保、新能源、高端智库等相关方向。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