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债务加速清偿 实控人被调查 身陷违规担保 刚泰集团的“难关”

蔡越坤2019-06-22 13:5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188bet官网网 记者 蔡越坤 “集团在关键时刻,正在度过难关。”刚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刚泰集团”)一位副总裁如此表示。

2019年6月20日,距离刚泰集团2018年6月份曝出流动性不足问题已经一年有余,此间,其债务问题在持续传导和发酵:存续债券被加速清偿;子公司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687.SZ)(下称“刚泰控股”)股价跌去80%,且主动申请ST,身陷违规担保;刚泰集团董事长、总裁即实际控制人徐建刚被中国证监会调查,涉诉总金额超过92亿元,有息债务总量超过120亿元......

2018年10月,刚泰集团聘请了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对刚泰集团进行债务重组、协助引入战略投资者。但截至目前,刚泰集团官方对外公告回复,公司出售资产、引入战略投资者等工作进展缓慢,无法及时回收现金流。

2019年6月21日,记者致电采访刚泰集团债务重组的最新情况,上述副总裁表示自己“具体业务不分管”。刚泰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面临的整体外部融资环境不好,关于债务重组在正常向前推进。”

始末

刚泰集团发生债务问题,令外界“唏嘘”不已。

刚泰集团1996发轫于浙江台州,1999年8月进入上海,创立至今已走过20个春秋。其下属三大产业板块:以房地产开发为主的上海刚泰置业集团,以金矿及黄金产业、影视投资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刚泰控股,以及以艺术品收藏和投资、珠宝翡翠和传媒为主业的上海刚泰文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刚泰文化集团”)。

方正证券2016年底的一份研报曾评价刚泰控股为“高增长的A股唯一国际顶级珠宝企业”。

2018年是刚泰集团经营发展的转折点。2018年2月18日,徐建刚在刚泰集团2018年经济工作会议上谈到存在困难和问题时指出,“一是现有产业跨度较大、较分散。二是经营还比较粗放,有的板块尚未形成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是,此时并未有发生流动性问题的其他迹象。

同年6月份,一份落款上海市浙江商会的《关于请求帮助刚泰集团解决短期流动性危机的情况报告》(下称“情况报告”),内容显示刚泰集团出现短期流动性危机寻求商会帮助支持,并希望市府予以帮助解决困难,渡过难关。

刚泰控股2018年6月22日发布了《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其中对于上述情况报告并未否认,并指出在金融环境不佳并且金融机构不断压缩授信额度的情况下,刚泰集团可能会存在短期流动性不足的情况。

紧接着,6月26日刚泰集团发布了筹划资产重组公告,着力改善集团的流动性问题。随后的6月29日,大公国际将“16刚集01”、“16刚集02”两只债券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2018年7月21日,刚泰集团公布资产重组的进展,“收缩业务范围,专注主营业务,分批处置非核心资产,拟出售资产包括公司所持投资性房地产、土地、房产等。同时,在不改变对于刚泰控股实际控制权的前提下,适当转让部分集团的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并与各授信银行沟通流动性支持及到期续贷工作。”

然而,刚泰集团资产重组结果尚未公布,部分金融机构对其即发起了诉讼。

8月17日,刚泰控股宣布因刚泰集团出现短期流动性不足情况,部分银行于担忧,临时宣布公司贷款提前到期,以及部分银行提出要求追加保证金、抵押物等增信措施未能及时满足而导致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公司账户资金388.3万元。此外,因为债务纠纷,部分金融机构对刚泰集团持有刚泰控股的股份进行了司法冻结。

8月18日,刚泰集团公告称,近期出现短期流动性不足的情况,部分银行临时宣布公司贷款提前到期。因公司未予及时清偿提前到期或已到期的借款或担保借款,相关银行对我公司及关联方提起了诉讼。

对于刚泰集团的债务问题的原因,光大证券研究报告曾指出,第一,现金流过度依赖外部环境;第二,低效的流动资产运营;第三,过度依赖外部融资的困境;第四,过度的股权质押的比例。刚泰控股作为刚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从2014年起,刚泰控股的股票开始被大股东质押,2015年以来的质押比例接近100%。

对于刚泰集团债务发生原因的反思,上述刚泰集团内部人士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困境

“‘17刚股01’债权人单方面宣布债券提前到期。如得到司法机关的支持,其会有被加速到期清偿的可能性,会给公司运营资金带来一定压力。”6月20日,国泰君安公告称。

2018年6月份刚泰集团流动性问题爆发,拉开了金融机构加速清偿债务的序幕。截至2019年6月18日,刚泰集团对外披露表示:“自2018年6月起出现了流动性不足的情况。而后金融机构对公司采取的抽贷、断贷和贷款加速到期加剧了公司债务压力,使公司陷入债务危机。截至目前仍未得到有效改善。”

2019年6月15日,刚泰控股披露,公司或公司子公司累计涉及诉讼涉案金额约为2.55亿元,其中为他人担保事项涉及诉讼案件的预计涉案金额为9894.60万元,其他累计诉讼预计涉案金额为1.56亿元。

此外,截至2019年5月20日,刚泰集团(不含刚泰控股及子下属公司)涉及司法诉讼39笔,涉诉金额共计92.73亿元。

除了来自银行、信托等机构的诉讼函,2018年9月“16刚集01”、“17刚集02”发生实质性违约后,刚泰集团和刚泰控股公开发行的存续债券也一再发生实质性违约。

据记者了解,截至2019年6月21日,刚泰集团共4只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分别为“16刚集01”、“16刚集02”、“17刚泰01”、“17刚泰02”,累计金额超过20亿元。此外,刚泰控股发行的“16刚股02”也发生了实质性违约,违约金额为3.6亿元。

此外,刚泰集团2019年5月31日披露的最新的关于“16刚集01”、“17刚泰02”的违约处置进展公告披露,目前公司有息债务总量为123.67亿元。

而债务问题也影响到了公司的经营活动。2019年6月18日刚泰集团披露称,目前公司涉及多起司法诉讼,公司多数抵质押资产被申请轮候冻结、扣押和查封。若公司最终未能与相关债权人达成和解,相关资产可能会被债权人申请司法处置,继而对公司经营活动的开展及偿债能力造成严重不利影响。刚泰集团还面临应收款项及其他金融资产的可收回性和减值准备计提的准确性、大额非经营性往来及资金拆借款项回收风险、营运资金及公司流动性严重不足的风险、存货跌价风险等风险。

此外,今年5月21日,刚泰控股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刚泰控股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徐建刚、副董事长周锋、董事(兼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赵瑞俊、独立董事王小明分别于2019年5月20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2019年1月17日,刚泰集团法定代表人已经由徐建刚变更为王仁忠。

6月10日,刚泰控股对外披露,公司对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担保事项、对外融资借款事项涉及借款本金共计44.17亿元,其中公司作为共同担保人、单一担保人的担保事项金额42.77亿元,作为借款人的借款本金1.4亿元。违规原因均为:“实际控制人徐建刚口头指示印章管理人员用印,未召开董事会。”

而对于目前的困境,刚泰控股在2019年6月19日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会议资料》中表示,在宏观去杠杆的大环境下,企业整体融资环境趋紧等影响,部分银行抽贷、断贷,扰乱了公司正常的经营计划,对公司经营资金产生负面影响。2018年度,公司整体经营环境较为困难。

此外,刚泰控股称,公司管理层积极应对。第一,调整库存结构与产品品类结构,增加高毛利产品比重第二,矿业公司新的划定矿区申请获得批复;第三,刚泰影视逐步获得市场的认可;第四,协调上下游供应商及客户,巩固、拓展业务合作;第五,积极与金融机构进行沟通,努力化解信贷风险;第六,妥善处理重大资产重组,降低公司潜在风险;第七,因国际、国内经济环境变动及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导致2018年度净利润大幅下降;第九,公司股东聘请外部专业机构,推动解决债权债务问题。

“公司整体后期的情况会有好转。”上述刚泰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资本市场部记者
主要关注债券、信托、银行等领域的市场报道。